?

現在判斷新冠肺炎疫情對非洲的影響為時尚早

  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全球呈加速傳播趨勢,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3月31日表示,此次疫情是二戰以來人類面臨的最嚴重的全球性危機。與美歐多國相比,非洲整體上確診和死亡病例相對較少,且境外輸入型病例占比較大。據非洲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統計,截至非洲東部時間3月31日下午5時(北京時間3月31日晚10時),55個非洲國家中已有48國累計報告新冠肺炎確診病例5413例,死亡172例,3%左右的病死率低于全球平均水平。

  鑒于非洲醫療衛生條件相對落后,公共衛生體系應對危機能力不足,東非地區年初暴發的沙漠蝗災仍在持續,世界衛生組織多次向非洲發出“面對最壞情況準備”的警告。聯合國非洲經濟委員會執行秘書薇拉·松韋3月30日更是警告,非洲很可能在兩三周時間內暴發類似意大利和西班牙那樣的“殘酷疫情風暴”。

  新冠肺炎疫情在非洲的傳播有哪些特點?非洲疫情防控是否存在“機會之窗”?中非合作抗疫又有哪些側重方面?中國非洲研究院經濟研究室主任楊寶榮研究員3月31日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專訪時表示,目前報告的統計數據可能并不能反映非洲疫情的真實情況,中國在非洲疫情防控中將發揮更重要作用。

  非洲疫情可能比統計數據更嚴重

  對于非洲疫情整體態勢,楊寶榮結合統計情況評估認為,非洲雖然尚未出現集中暴發,但目前的統計數據可能不足以反映非洲地區疫情的真實情況。

  根據非洲疾控中心公布的數據,北部與歐洲相鄰、早期出現確診病例的阿爾及利亞、摩洛哥、埃及、突尼斯四國,加上最南部的南非,累計確診病例總數占整個非洲報告確診病例的近三分之二。楊寶榮認為,這說明國際貿易往來日漸增多的非洲現在面臨著較大的疫情輸入壓力。同時,統計數據也暴露了非洲各國病毒檢測能力差異較大的現實情況,絕大多數國家既不具備盡可能實施病毒檢測和數據統計的條件,恐怕也沒有這方面的充分意識。

  在數據缺乏整體有效性的情況下,該如何分析非洲疫情形勢?曾多次前往非洲實地調研的楊寶榮從自然、社會等維度給出了他的見解。

  從自然條件看,非洲緯度跨度超過70度以上,但非洲絕大部分區域都位于南北回歸線之間的熱帶地區。如果按照部分科學家判斷新型冠狀病毒在高溫下存活相對困難的說法,非洲似乎具有天然的抗疫優勢。但楊寶榮提醒說,除北非八國以外的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區已進入旱季,氣溫趨涼,因此并不能簡單地以氣溫因素判斷非洲疫情形勢走向。不過,相比于埃博拉病毒在非洲迅速暴發,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在非洲發展相對緩慢的基本事實是存在的。

  但從社會維度上看,楊寶榮認為非洲國家人口和城市分布具備著自身特點。雖然整體上非洲城市化發展也在加速,但是城市化率仍處于較低水平,人口大多分散在農村地區。非洲新冠肺炎疫情發展,既可能面臨衛生系統崩潰的局面,但因為信息普及不足、民眾防護意識較低等原因,也可能不會出現發達國家那樣的民眾恐慌現象。

  疫情對經濟的影響必然輻射到非洲

  受疫情影響,全球金融市場劇烈震蕩,實體經濟遭受重創。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曾表示,全球經濟“幾乎肯定”會發生衰退。這種衰退會不會、會在多大程度上輻射到非洲?楊寶榮認為,疫情對經濟的影響波及非洲是必然的,但在全球范圍內,非洲受輻射應該處于“第三梯隊”,雖然現在判斷疫情對非洲經濟的影響為時尚早。

  聯合國非洲經濟委員會日前發表報告顯示,考慮到全球經貿活動嚴重受損,發達國家都忙于落實寬松貨幣政策、盡力止損本國經濟,大批外貿訂單取消或延遲,保守估計疫情將使非洲大陸整體GDP(國內生產總值)增長速度從預期的3.2%降至2%左右。非洲各國還需額外投入106億美元的醫療開支以遏制疫情傳播。疫情也將直接導致非洲各國旅游業受損,外國直接投資減少。楊寶榮說:“加上蝗災導致的糧食減產,所有這些都將加劇非洲就業和經濟狀況的惡化,甚至催生、激化社會矛盾。”

  “現在尚無法準確評估疫情對非洲經濟的影響。”楊寶榮反復強調,“非洲處于國際產業鏈的下游,全球經濟衰退對其產生影響需要一定的發酵時間。”近年來非洲一體化進程帶來的自主能力提升和社會進步,對非洲抗疫和抵御經濟沖擊也形成了一些積極因素,南非、肯尼亞等國在“封國”“宵禁”的同時還有能力自主設立新冠病毒緊急反應基金,南非還在3月30日宣布了針對部分雇主的稅收補貼措施,都是這些積極因素的表現。

  中方助力非洲公共衛生事業發展

新聞聚焦
熱門推薦
返回列表
Ctrl+D?將本頁面保存為書簽,全面了解最新資訊,方便快捷。
好运快3开奖号码